在幾年以前.過母親節.是多麼的自然不過的日子.沒有特別的心情舆感觸.
有母親的日子.就像白開水一樣.需要.但是並沒有特別的感覺..
對於他的叨唸也會有不耐.對於他長期的病痛也顯的無奈和莫視
當時的媽媽常常跟別人說:(我兒子.我女兒好孝順喔!)
在那個時候的我還天真以為我很孝順我做的很好媽媽也會陪我很久很久.
一直到媽真正的病倒了.他最需要孝順的兒子跟女兒的時候
人.醜陋的一面也慢慢的浮現.整件事情就像一齣鬧劇.可悲的鬧劇
母親只能瞪著雙眼.扮演著劇裡的悲情人物.(那你在哪阿)
對ㄚ.我在哪.我在劇裡扮演著一個無知. 無能.無可奈何的配角
一個從年輕辛苦到老的女人一個為兒女做牛做馬的笨女人.一直以為心存善念會有善終的女人
在人生的最後旅程.竟走的如此艱辛.你知道我有多麼的不捨嗎?
想著你.想著你對我的好.想著你手上的餘溫.想著我握住你那手裡最後的...溫度

清明節的時候到你住的超級大的大樓看你.
想告訴你.如果有下輩子.下輩子有緣再做妳女兒.我會更愛你.更黏你...但是
((一個就好.我會做的更好))

    全站熱搜

    乖寶麻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